♚Kirstina♚

这里小K,请多关照

【文野全员】论文野高中的大家都是如何与老师作斗争的[圣诞快乐]

泉镜花同学似乎有些反常。
平时到自由时间就拿着相机与录音笔游走于校园各个角落的她,今天却早早地回到了寝室,闭关了整整两个小时。
“不会是在想什么新的设置摄像头的计划吧……”上自习的时候,敦紧张的问芥川。
“没事。”芥川拍了拍敦君的肩膀,“发现了我拆。”
敦:?!?!?!

后来芥川也慌了起来,原因是当他问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般会多多少少透露一些信息的妹妹,在这时却是神秘一笑,只说了一句“你猜”。

再后来还是太宰想起来,泉镜花所在的那个社团,好像叫什么活动策划部来着,要搞事情。
但是大家更慌了,因为镜花好像还是个总策划人。
每次看见她和同样是活动策划部门的与谢野同学或者Stephen King走在一起,露出微笑的时候,一股渗人的凉意便从男同学们脚底爬上脊梁骨直冲脑门。

女生寝室是一个祥和美好,大家一起和谐共处的地方。
尤其是对于某些腐女来说。
“到底怎么实现嘛——”直美躺在铺在寝室地板上的一块毯子上(哥哥送的),手里抱着一个玩偶(哥哥送的),拉长了声音感叹人生(划掉)。
“就是说啊……”与谢野在一张纸上圈圈点点,划掉一个又一个的方案,“圣诞节活动什么的,不用来凑cp真是太可惜了。”
“问题就在于怎么过审啊,要不是学校有这么一个步骤,那真是要多容易就有多容易。”被称为“真相帝”的总策划人泉镜花说道。
“那个……”
大家警觉地回头看门。最近学校查的比较严,要是发现私藏的零食,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但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大家集体松了一口气。
“樋口、小银,你们回来啦。”
“是啊,”樋口笑着走进来,将录音笔放在桌上。“这次是真的有惊无险。本来是想试验一下把录音笔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可不可行,效果还真不错。但就在试听的时候芥川刚好路过,还差点暴露了呢。”说着,笑着拍拍小银,“还好小银就在我旁边,帮我解了围,不然我估计就尸骨无存了。”
“话说……你们在干嘛呢?”

这是吃过午饭后的空白时间,太宰治正坐在空荡的食堂里,一手托着脑袋,一手一页一页的翻着自己整理的笔记,不时在上面加些注释。
“唔,小矮子啊……还是经济这一项最弱吧……”
“哟,这不是太宰嘛?”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太宰治下意识地护住自己图文并茂详略得当的笔记,警觉的抬起头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小萝莉啊。”
“我,不,是,萝,莉,谢谢。”SK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一点变化。身后的影子动了动,却被SK投过去的一个眼神制止。
“总之,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社团负责的圣诞活动吧?昨天我们刚把方案写出来,今早得到了负责老师的批准。”说着,Stephen King拿出了一个纸箱。
“纸箱里有一堆纸条。你要做的就是,从里面抽一张出来,上面会写一个名字,给ta准备圣诞礼物。”SK把纸箱轻轻摇了摇,“抽吧。”
太宰治放下笔,将箱子中的纸条翻了翻,最后摸出一张,打开看了一眼。
“记住了吗?”
“嗯。”太宰治伸手将纸条还给了SK。



圣诞活动当天。
“大——家——看到这里来啊——”
带着圣诞帽的直美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用手作喇叭状朝大家呼喊着。
“那么~大家都拿到我们工作人员(此时谷崎润一郎腼腆地笑了笑)发放的编号吧?每个人的编号都是对应着之前大家所抽到的名字呢。所以——我们开始摇号吧~”
敦戳了戳旁边的芥川,“会有两个人拿到一样的号吗?”
“应该不会吧。”芥川把自己的外套重新裹了裹,“毕竟两个人同时抽到对方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哦……”敦低下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围巾(某芥川姓室友坚持要他带的,原因是降温)。
“话说芥川你是几号啊?”
“猜。”
“切——”某老虎吐了吐舌头。
“你先说我在说。”
“才不告诉你咧!!!”



活动已经进行了五分钟了。梶井并没有如愿的将礼物送给与谢野或是受到与谢野的礼物,立原倒是成功将礼物送给了小银,而大家所期待的国木田的礼物最终送给了尾崎红叶,并当众发誓“新的一年,要更加努力的工作”。
直美笑着看着走下台的班主任,将手伸进箱子摸索一阵,拿出一个小纸团。
“二十二号~二十二号是谁呢~”
于是大家集体转头之后——
“【哔——】你个死青鲭【哔——】怎么总是捣乱啊?!!?这【哔——】明明是劳资的号你【哔——】怎么站起来了??!”
“果然是蛞蝓,一定是听错号了吧?这明明是我的号啊!”
正当大家惊奇不已而上(lia)下(kou)铺(zi)即将开战之时,直美的解说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二位并没有听错号码哦~是的!这两个人都是二十二号!这意味着——”
“二位要交换礼物哦~”
于是,在比之前几组更加响亮的掌声之中,太宰和中也走上了舞台。
只是,中也抱着一个团子一样的东西,而太宰治则什么也没拿。
“那……这是要我先开始的节奏啊?”中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太宰治。
“谁先开始都可以的哦~”直美一脸复杂的笑容,目测大约是百分之十的看戏,百分之十五的期待,百分之七十五的他们真好。
“这个,”中也将包裹扔给,呃,砸向太宰。
“哇——”太宰的画风瞬间变化,“这——么——热情的吗?”随后他看向了直美,“我可以现在拆吗?”
“可以的哦~”直美的笑容逐渐失控。
包装纸随即被撕开,大家看见的是,太宰治抱着一个大概一米左右的玩偶。那是一个缠满绷带的青花鱼,上面趴着一只带着黑色礼帽的蛞蝓。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吧……
“哎呀呀,看这小矮子的礼物这么棒,我的会不会配不上啊。”太宰治笑的一脸意味深长。
“说吧,你的礼物是什么。”中也理着头发,极力掩饰自己红得好像要滴血的耳尖。
“我啊,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礼物了”太宰将娃娃轻轻放下,向中也走了一步。
“所以我思来想去,决定啊——”
“干脆把我自己当礼物送给你好啦~”





“人虎啊。”好不容易等浪潮平息下来,芥川忽然说。
“?”
“你是几号?”
“十九。”
“巧了。”
“?!?!?!”

森鸥外看着拉着梦野久作的手跑来跑去的爱丽丝轻轻叹气:“女大不中留啊。”


在一旁的尾崎红叶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默默说了一句:“儿大也不中留。”


【文豪野犬】#K氏采访#:对中国的看法

【失踪人口诈尸】












某K:“请问梶井先生,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吗?”


某梶井:“他们似乎特别喜欢柠檬,尤其是在制作饮料方面。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友好的种族”
















某K:“请问镜花,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吗?”


某镜花:“他们好像很残忍的样子。”


某K:“哦?为什么呢?”


某镜花:“兔子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子?”


某K“……(内心:你别怕,广东人连福建人都吃/不是)”
















某K:“斯坦贝克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对中国的咖啡吗?”


斯坦贝克:“我吗?我觉得他们可能对我有什么误解。”


某K:“是什么误解呢?”


斯坦贝克:“他们似乎觉得我的葡萄是转基因的。”


















某K:“芥川先生您好,请问你对于中国文学有什么看法。”


芥川:“挺好的……就是对于朱自清有一点疑问。”


某K:“请问你的疑问是?”


芥川:“他真的有那么喜欢橘子吗?”


某K:“……”











某K:“请问敦君,可以谈谈对中国的印象吗?”


某敦:“唔,我觉得那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某K:“为什么这么觉得呢?”


某敦:“中国人喝虎鞭酒,有一个奶茶品牌叫‘老虎山’,从小听着武松打虎的故事长大……我还要继续列举吗?”





















某K:“中原先生,请你谈谈对中国的看法。”


某中也:“中国这个国家不错呀。”


某K:“比如说?”


某中也:“生态环境虽然很糟糕,但这是为数不多的青花鱼看见水不想跳下去的地方了。”


某K:“……”






























某K:“请问太宰先生,可否谈谈你对中国的看法?”


某太宰:“哦!中国菜是个好东西啊!”


某K:“那么是什么让你的评价这么高呢?”


某太宰:“因为我可以吃到(深呼吸)清蒸螃蟹花雕醉蟹姜葱梭子蟹香辣梭子蟹香辣香辣大闸蟹年糕炒螃蟹盐烤大闸蟹紫苏蒸大闸蟹粉丝干锅大闸蟹……诶等等你别走啊?!”


【双黑/妈呀这60fo点文都迟到多少个世纪了】一辆机车的怨念

-大噶好这里小K!我来快乐的填坑啦!
-这60fo点文有点特殊啊,是 @兔子親 小可爱私戳的点文——欢迎大家这么干!
-预警三连:ooc预警,幼儿园文笔预警,放飞自我预警
-有事没事走评论就对啦!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
大家好我是一辆机车。

我的主人是中原中也。

我主人的室友是太宰治。

我的主人还有个类似于你们人类说的“宠物”的东西,那就是我的朋友帽子君。

说到它,就不得不提我前些时候在和帽子君一起调查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关于主人和他室友的关系。

~~大家好我是假的分界线~~~

一开始,我和帽子君都认为他们俩是仇人。

我们所收集的主要证据如下:

第一,我的前辈,同样身为主人的机车,被他炸毁了;

第二,他屡次想要对主人心爱的帽子君下毒手;

第三,他总是死皮赖脸的在主人家里蹭吃蹭喝;

第四,他每次都各种搞事情,在栽桩到主人头上。

当时我们实在想不通一点:主人那么有钱,太宰治那家伙吃他的住他的用他的,连个房租都不付,究竟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帽链大兄弟看不下去了,有一天忽然暴怒:

“你们也不去你们主人房间里探个究竟就在那瞎逼逼什么?!”

妈耶,那个气势凶猛的,我们怎么也忘不掉。

现在想想,我都要痛哭流涕的感谢帽链大哥一番:谢谢你点醒了当年愚昧无知的我们!

~~大家好我还是假的分界线~~~

那天真是惊悚的一天。

主人好像喝醉了,摇摇晃晃的回到家就往沙发上一摊,随后接了一通电话就骑着我风风火火的上了路。

不过他不是去出任务,而是向河边赶去。

不久后就拖着他那湿哒哒的、刚从水里捞上来的室友回家了。

回到家先去车库,把我停放妥当之后,他俩下了车,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我当时还不知道主人和他室友是那啥的关系,我居然还在悄悄地希望主人可以吵赢。

忽然,我看到了在那时看来世间最惊悚的一幕。

他俩竟来了个激情热吻!

还持续了大概三分钟!!!

JESUS CHRIST!!!

我的车生观可谓是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打击。

然后,我主人他室友,一个公主抱把主人抱起来,向房子走去。

第二天主人十分奇妙的没有上班,于是第三天我才能和帽子君见面,顺便说一句,它的三观似乎崩塌了。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这急的跟忘记给我上油的主人似地问。

“啊……”帽子君神情呆滞。

“帽子?帽子你怎么了?”我被帽子君的反应吓了一跳。

“……昨天你主人和他室友激情了一夜,整张床都快震垮了。”一旁的帽链实在看不下去了,替它作了回答。

录音笔老兄还十分好心的给我听了录音。

轰的一声,我的三观也彻底崩塌了。

说好的死对头呢?

说好的不共戴天呢??

说好的什么都可以一定不会是爱呢???

我【哔——————】!!!!!

还好主人最近没怎么骑他那可爱的小车车,不然,呵呵,绝对翻。

~~大家好我依然是假的分界线~~~

就此以后,我们俩,我和帽子君又开启了反向研究之旅。

以下是我们所收集到的怨念的一小小小小部分——

“天啊,他们两个天天磨叽在一块儿,扯都扯不开。所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都是假的吧?!虽然那件黑色外套还不错。”——来自太宰治的风衣。

“你你你,你自己想想看,你主人已经多少次间接打乱了我主人的计划了?把那个一头乱发的绷带浪费装置本来就没多少的工作热情全部都拿去约会了吧djwodmnf(此处省略脏话)!!!”——理想老兄越说越激动。

“哦,他们俩啊~用现在小年轻的话来讲不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不是吗?”不愧是跟着与谢野姐混的人,呸,蝴蝶发卡,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说起话来就是干净利落一针见血。

不过……这似乎证实了一点:

他俩不仅是前搭档,是室友,是床友,更是夫!妻!

~大家好我是你们渴望下班的假的分界线~

最后做个小问答。

似乎主人的室友,对,就是太宰治的前任部下和现任部下搞一块儿去了,请问我们这些“附属物品”如何撮合他们俩?

如果有建议,请一定尽快告诉我们!!!

【占tag致歉】关于100fo点文

今天小K准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候,没控制住自己瞄了一眼lof。

然后原地爆炸——

——我这条咸鱼居然百fo了???










那么现在我们进入主题——

某咸鱼K为表示感谢,会从下面的评论区抽取两个小可爱的点文进行创作!

重度ooc请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和沙雕脑洞请收好!!!

不发刀不开车请三思!!!

如果可以的话,欢迎各位小可爱们下方留言~

点文格式:cp名+三个关键词+额外条件(如果有的话)

所谓额外条件就是像“段子体”啦“校园pa”啦“小段子”啦之类的东西~

PS.各位小可爱们请注意,对我来说点文是一回事,填坑又是一回事(毕竟现在还在死赶60fo点文)

最后的最后,再次占tag致歉~

【文野全员】论文野高中的大家都是如何与老师作斗争的(3)

今天给大家看看他们的自习课究竟有多闹腾。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太!宰!治!你给我过来!!!”班主任国木田瞬时冲进了教室,一脸mmp的拍着小本本,对着正在修自习的班级大吼。

一位浑身缠满绷带的学生慢慢站起来,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慢悠悠的问着国木田:“有什么事吗?”

国木田叹了一口气,像是在下极大的决心似的顿了顿,最终憋出一句:“我们出去说吧。”

“诶呀,到底是什么事让我这么难堪,导致国木田老师都要把我带到外面去说呢?”

……于是太宰就这样被班主任拖了出去。

到了外面,国木田才正式开始发作:

“太宰治你自己说说看,这是你这个星期第几次违反校规了?”

“啊?”太宰同学着实愣了一下,“我没有抽烟喝酒、没迟交作业、也没有吸毒……”

“不是!”国木田一声怒吼,打断了太宰。

“校规手册难道没有写‘不能把零食带入寝室吗?’这一条吗?”





“怎么,又被发现了?”太宰一回教室,旁边的谷崎便传来一张纸条。

“不然呢?”太宰写了几笔,向谷崎扔去。

几分钟后,纸条又被传了回来,只不过又多了几个别人的字迹(几个?)。

“啊?看来以后要藏的小心一点了。”——这是谷崎直美的字迹。

“真是的,为什么不让带柠檬呢?柠檬功效可多了呢!”——这一看内容就知道是出自于梶井基次郎的手笔。

“照你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国木田发现的。”——出自梶井的室友立原道造的手笔。

“就是就是!天天在寝室里泡什么柠檬茶,我的娃娃都有反对意见了呢。”——另一位室友Q也加入了吐槽。

“……难道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怎么更有效的藏零食吗?还有啊梶井,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俩柠檬啊?最近有点想喝柠檬茶。”——感谢与谢野晶子同学把话题拉回正轨。

“好的!晚自习的时候保证交货!”——依然是梶井的发言,只不过是多了些花痴的气息。

“藏零食嘛……我一般是把它们全都放在一起,然后再加个细雪。”——谷崎润一郎的方法挺好,不过……我就算了,太宰暗想着。

“嘛,这么麻烦的嘛?我一般就是把粗点心藏起来就好了啊,至于藏在哪嘛……本大侦探随便藏一藏就可以了哦!”——果然,乱步啊……随便怎样都可以躲过去。

“我一般是先把天花板弄一块下来,把零食放进去之后再封上。”——难怪每次都翻不到中也的零食,原来是这样啊。

“在下一般是让罗生门帮在下看零食的。”——啊哈,下次让芥川帮我看一下蟹肉罐头咯。

“我改造了几把刀,把零食填在刀里面——反正我的刀多。”——天啊,与谢野都是这样的吗?照这么说……我也可以把零食藏在绷带堆里吗?

“我一般会造一个‘杂货铺’出来,把零食丢进去然后缩小塞枕头下。”——不愧是东野圭吾啊,这么方便的异能力不会是为了藏零食而生的吧。

正当太宰准备翻到下一页时,教导主任尾崎红叶走了进来,于是只好把纸塞进口袋。

“听国木田反应说,总是有人把食物带进寝室啊。”她悠悠的环顾了下四周,“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只能亲自去看看啦!”

虽然班里鸦雀无声,但太宰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全班人的惨叫声。



















顺便在这里爆一下东野圭吾的人设哦!

姓名:东野圭吾

年龄:14(是的!他是跳级上来的!!!)

身高:154

异能力:杂货铺
可以制造空间并在空间上无限叠加条件(甚至可以叠加“在空间内不能使用异能”这种条件哦),一次可造出多个空间,并且可以控制空间的大小、形状、颜色等等

外貌:
-是个小正太来着!
-戴圆框眼镜
-眯眯眼
-咖啡色的头发
-浅棕色的围巾,卡其色的长风衣,里面穿着奶油白的衬衫。

性格:闷骚,温柔(SK曾用一句话评价他:有些腐是看不见的,如东野圭吾)

武作/后勤/防御/侦查:武作

【文野全员】论文野高中的大家都是如何与老师作斗争的(2)

“中也学长!!!”

现在是大家难得一见的空闲时间,中也正在书桌前预习,芥川正在试图训练罗生门,太宰正在床上(顺便说一句,他住中也上铺)读着他那永远读不够的《完全自杀手册》,两条被绷带裹住的细腿从栏杆之间伸了出来,在空中晃荡着。

这一切是多么的平静啊……

直到中岛敦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这是怎么啦?”中也把目光从书上移到了中岛敦脸上,皱着眉头问。

“我……我……”

“人虎你别急着说话,先把气喘匀了再说。”芥川直起身子,淡淡的说着,并一本正经的把罗生门收了起来,用一种慈母(?)般的眼神注视着敦。

过了大概半分钟,中岛敦像是鼓起了勇气似的站了个笔直,向中原中也迈了一步,“啪”的把一本摊开的书砸在了桌上。

“请问,这道题,这道题还有这两道题怎么写。”





中也对着题目左看右看,“没什么难点啊……”

“这题在下不是在十七分钟前给你讲过吗?”芥川凑了过来。

“呃……”我们可爱的小白虎一脸尴尬的挠挠头,低声说道,“忘了嘛……”

“说吧,你是哪里没搞懂。”中原中也一脸“学霸无所畏惧”的表情——好吧,其实他真的是“学霸无所畏惧”,特别是对这种物理题。

“主要是这个加速度的公式……”

“啊哈!那个确实挺纠结的。”中也帅气地甩了一个响指,“放心吧,我给你点拨一下你就懂了。”





多亏了中也那方便的异能力,讲题的速度比他们估计的要方便的多。

讲到自由落体的时候,中也往四周看了看。

“中原前辈,你在找什么吗?”首席助教芥川问道。

中也点了点头,“我想找个什么像球一样的东西演示一下。”他解释说,“但是……我好像没——”

“简单。”

还没等他们发表意见,芥川已经开始动手了。

他抓来了一个本子,撕了好几页纸下来,揉成一团,再用胶带缠好。

“给,成了。”

“可是芥川,”敦一脸惊讶,“这不是你那宝贝的不得了的笔记本吗?”

芥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到底用不用?”他催促道。

最终,中岛敦还是接过了小球。




在实验的最后一步,中也将小球高高“抬”起,“你看,我现在将这个小球——”

“中~也~陪我下去吃夜宵嘛~”

太宰治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中也后面,搂住了中也的脖子。

啪叽一下,小球掉在了地上。

沉默。

“死!青!鲭!你没看见我在讲题吗?!!!”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中也一脸微笑的转向了中岛敦。

“那个——敦君啊,我可以教你另一个实验哦!”

“?”

“那就是——胸口碎大石的背后的加速度原理哦!可以拿你太宰学长当教具用呢!”

“诶?!!!”

朋友去了天堂,他们把朋友留下的皮囊留在了黑色的木箱里,埋在了玫瑰园。

带走朋友的是“癌症”。

她站在角落,紧紧的把朋友送给她的自制笔记本搂在胸前。






朋友喜欢做本子。

但可惜,朋友从来没有买到过真正好的胶纸。

制作封面的厚纸板再一次因为胶纸粘性的失去而脱离了垫纸,朋友懊丧地摇了摇头。

朋友说,她想要把这个本子作为她们最完美的告别礼物。

她轻轻拿起本子,笑了。

她说,这样挺好啊——你看,这个胶纸上一会儿就会黏上灰尘,是不是很像时间的痕迹。

她告诉朋友,她喜欢这样。




那个被他们称为“母亲”的人把本子扔了。

那人说,不需要留一个残破的废物。

那人没有看到,在她眼睛的最深处,有什么东西慢慢的淡化,淡化,最后消散,化为缕缕灰烬,葬送在时间与记忆凝成的海洋。




八十年过去了,她成了一个本子的收藏家。

他们问她,有没有找到完美的本子。

她摇摇头。

她说,这些本子上都没有时间的痕迹啊。

【文野全员】论文野高中的大家都是如何与老师作斗争的·1

由于本高中的课本巨重,跑教室,而且课间只有5分钟休息时间,校方便大发慈悲的给每个人都弄了个储物柜。

嗯,是上下层设计的。

中也被分配到了太宰下面。

于是这天课间,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众所周知,虽然学校没有明令禁止不让戴帽子,但如果一个人每天带着帽子上课,定会被大家用奇怪的目光所环绕。

但有一个例外。

除非你是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属于视帽子如命的那种人,不管在哪里,都会带着他那黑色的礼帽。

据他的室友兼上铺太宰同学表示,他甚至在睡觉的时候都不会摘帽子。

那洗澡会不会呢?一位好奇心极强的同学(顺便说一句,她就是Stephen King)问道。

呃……至少是出浴的时候,身上裹着浴巾,头上还戴着帽子。太宰同学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道。

但今天,中也在开储物柜的时候,忽然觉得头上一凉。

中也顿时感到不妙,伸手一摸——

——发现帽子没了。

“死!青!鲭!你又搞什么鬼!!!”失去帽子的中原中也立刻感到一阵不适,抬头向太宰大吼。

“阿拉,中也不要这么生气嘛~”太宰同学虽然嘴上道着歉,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这明摆着就是很开心能看到中也终于不戴帽子的样子啊!

“你这家伙倒是说说,我怎么能做到不生气?!”中也暴怒,“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帽子给取出来。”

为了防止某中也炸毛,太宰难得没有怼中也,而是熟练的掏出钢针,开始试图撬锁。

三分钟后……

“……中也啊……”

“?”

“我对不起你。”

“说人话。”

“我忘了这根针有点细,它……断在里面了。”

“所以这就是你们在走廊里打架斗殴、损坏公物和上课迟到的理由吗?”班主任国木田一推眼镜,对站在自己办公桌面前的太宰和中也说。


更要命的在于,我们可爱的Stephen King恰好路过。于是就恰好的目睹了这奇怪的一幕——

“死青花鱼你最后给我把它弄出来!”

“可是中也……它卡在里面了……”

“那就更要把它弄出来了啊!”

哇哦。

SK那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于是她用相机将这一幕录了下来——是的,腐女都有带相机的习惯。

至于第二天中也发现学生群里都是各种关于他和他上铺太宰治的八卦和YY,这些都是后话了。

她看见了人们头上的数字,红色的,在空中浮动着。

他们吃饭喝水。他们活着。他们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减少。

她听见他们撒了谎,于是她将数字减少一;数字是零的话,人就会死掉。

她没有办法看见自己头上的数字。

她记住了神告诉她的话:人类都是怪物。

她慢慢的,在人群中走着,不说话。


她看到了那个脸苍白的像床单一样的,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

他很久以前就在病房里了,忘记了鸟的颜色,忘记了花的质感,忘记了草的味道。

不过他没有忘记怎么笑。

“手术一点也不疼的。”他看着她微笑,她把他的数字减一。

“我其实挺喜欢这里的。”微笑,数字减一。

“我应该还可以活很长时间。”微笑,数字减一。

最后一次,他的手术失败了。

他还是转过脸,向她微笑:“我一点也不害怕死啦。”

她把他的数字减一。

数字变成了零,机器的声音格外刺耳。

她生平第一次流泪了。

她说,我也是,一点也不会害怕朋友的离开呢。

数字减一。

她的眼前一黑。